我為什麼選編

〔帝女花〕和〔紫釵記〕

 

唐滌生 

  自〔蝶影紅梨記〕演完之後,我又和觀眾小別了一個時期,在這時期裡,我除了每天上午到〔麗的呼聲〕負責我應負責的事務外,下午的時間仍然是屬於我的。我在屬于我的時間裡,並沒有偷閑,反為很著意的,很忙碌的替第四屆〔仙鳳鳴〕搜羅有關新劇本的題材和素材,因為我熱愛著〔仙鳳鳴〕有著渾雄的魄力,不撓的勁力,它推動粵劇走上一條正確的大路,它決不是打鑼打鼓妄事宣傳叫囂吶喊的所謂王者之師,不倒勁旅,它每一屆都有充份鮮明的表現力,我怎能不竭盡其力的去替一個有份量的劇團服務,使人們加深一重認識,香港的粵劇並不是趨向末路,而是從艱苦的環境中向前邁進。

  我費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,在已經公佈的七個劇目中(七個劇目是〔斷橋〕、〔孟姜女〕、〔白兔記〕、〔紫釵記〕、〔帝女花〕、〔秋江夜雨時〕、〔可憐女〕)。選出了〔帝女花〕和〔紫釵記〕放在第四屆裡上演。

  〔帝女花〕是清代大詞家黃韻珊的著作,描寫歷朝遭遇最慘的一位宮主-長平宮主-和駙馬周世顯的復合史,它比最近英格烈褒曼所演的帝俄宮主還悲慘百倍,內容在這部特刊裡已經介紹得很詳盡了。我有一個感覺,便是〔仙鳳鳴〕歷屆演出成功的劇作,都是極文藝和抒情的作品,例如〔牡丹亭驚夢〕、〔蝶影紅梨記〕等,我很想找一部有著良好主題的宮幃劇本來調劑一下,而且,在書史裡記載的長平宮主,她的年齡、造型、線條、容貌、嬌弱、敏感,都與白雪仙有極之吻合之處,白雪仙近年來的演技是甚麼性格都可以把握的,她的藝術修養是每一個稍為熟識粵劇的觀眾都有認識,我極信任她能把這一位末朝的宮主復活過來,她並不隨便的扮演一個人物,據我所知,她為了要演長平宮主,曾閱讀一切有關于明末的書籍和有關于長平宮主的史實,甚至,她還苦苦的請求何洛川大醫師供給她以長平宮主的墓誌原文,希望從後人的筆底加深一層去認識劇中人的一切,她近年對於演技態度的認真,是值得與任何成功的演技家相比美的,還有任劍輝的演技從〔梁祝恨史〕、〔琵琶記〕、〔牡丹亭驚夢〕、〔蝶影紅梨記〕已表現出爐火純青的境界,以她飾演歷朝最多情的駙馬周世顯,外型和內在都是極吻合的。我有了絕大的信心,我很順利的編成〔帝女花〕。

  再說〔紫釵記〕(霍小玉傳)的來頭更大,自從〔牡丹亭驚夢〕演出之後,湯顯祖所表現的文學思想極適合于今日,從極不自由的帝制時代裡,他的作品能毫無忌諱而豪放的表現他的正確思想是值得後人崇拜的。〔紫釵記〕便是〔牡丹亭〕的姊妹作,脫稿的日期還先于〔牡丹亭〕,他的〔紫釵記〕是根據唐代小說家蔣防的〔霍小玉傳〕改編的,(關于〔紫釵記〕的來源在本特刊裡已有詳文介紹),我酷愛著〔霍小玉傳〕已經不自今日始,在五年前我曾在某一段告白裡已經刊出過預告,因為,我學識太淺,找不著〔霍小玉傳〕的戲劇主題,祗感于小玉遭遇之慘,明朝的胡應麟在〔少室山房筆叢〕裡說,唐人小說寫女性生活的,都非常精緻,〔霍小玉傳〕是其中最精彩動人的一篇,所以能夠廣泛地為讀者所歡迎,鄭振鐸先生在〔中國文學史〕裡也說到唐人小中寫得最俊美者,要算蔣防的〔霍小玉傳〕,情緒的淒楚,令讀者莫不酸心,可見〔霍小玉傳〕情節上的動人,近年,我對于元曲發生了有點近乎癡戀的愛好,我便注意湯顯祖從〔霍小玉傳〕改編過來的〔紫釵記〕,那時我還沒有編〔琵琶記〕,但,元曲是很深奧的,在今日香港參考書籍又那麼困難,我不很歡喜〔霍小玉傳〕所描寫的李益性格,我又不能找著有關考證李益的書把李益的性格反轉過來。最近,因為我編了〔琵琶記〕、〔牡丹亭驚夢〕、〔蝶影紅梨記〕惹起很多學者注意,他們從最寬大的尺度批評我、鼓勵我,並給予我很多的有關〔紫釵記〕的材料和同意我依照湯顯祖筆下所寫的李益去重新創造李益的性格,於是,我也決定把紫釵記在第四屆上演,李益一角,在今日藝壇裡我相信祗有一個任劍輝可能勝任,因為李益受盧太尉誘惑與欺騙的一節戲中,性格最難刻劃的。至于霍小玉,是代表唐人小說所描寫的典型佳人,從白雪仙所表現出的趙五娘、林黛玉、李桂枝、杜麗娘、謝素秋,幾個人物的成就看來,她自有把握賦予霍小玉以新的靈魂、新的生命的。

 

一九五七年五月九日寫于麗的呼聲

(節錄自仙鳳鳴劇團第四屆演出特刊)